大家知道这个躲到重庆卖小面的大名人

2012-04-09 11:01 来自妈妈帮社区:重庆妈妈帮 阅读(0) 评论(8)



他曾是香港知名导演,如今却隐居重庆北碚一偏远小镇靠卖小面度日。香港前知名导演余积廉的转型,就像他电影里的人物一样传奇。同他的电影生涯一样传奇的,还有他的爱情。为了“踏雪寻梅”四个字,他与她携手一生……
0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回复。请 或者 立即注册
最新回复
原来在北培还有个大导演啊!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1楼 小神豆:

原来在北培还有个大导演啊!

是啊!我再多发点他的故事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镇,看到眼前这个平凡的老人时,他正在电话中向对方吆喝:“喂,明天请送凉面20斤,热面5斤。OK!”。而后,他从柜台里拿出一杯咖啡,喝了两口,又拿出当天早上的营业款小声数起来:“One(一)、two(二)、three(三)……老婆,今天卖了83元呢!”

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的余积廉。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的身份是香港唯益电影公司总经理、独立制片人、知名动作片导演。其代表作有由胡慧中主演的《决战天门》、《少林达摩》等。轰动一时的台湾影片《欢颜》,也是由他担任的总摄影师。我们实在难以将这样一位著名的大导演与眼前这个平凡无奇的老人联系在一起,然而他就这样真真实实的站在我们面前。

余积廉这个名字突然在香港演艺圈突然的销声匿迹,是从1998年开始的。

“人们找不到我是因为我躲到这里卖小面来了。”当问及堂堂的大导演怎么有心思跑到重庆一个小镇卖小面,余积廉的说法是“在复杂的演艺圈呆久了,累!”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与余积廉一起经营面馆的妻子蒋雪梅,就是地道的天府镇人。

这家没店名的小面馆在天府中学校门前,顾客主要是学生。余家就安在面馆旁一幢破旧楼房里,一室一厅,很简陋。厨房堆满雀巢咖啡的玻璃瓶。小小的客厅,挤着一台21寸的彩电,一架木沙发。另有一张办公桌,上面摆着剧本书稿和一本《于丹庄子心得》。墙上挂满画,有的装裱精美,上面盖着“我是山人”的印章。 “我是山人”是余积廉的别名。到天府镇后,他就为自己取了这个名字。他说:“在灯红酒绿、充斥着权利与金钱的大城市,永远无法找到这种宁静。”

天府镇街上,没人知道这个老人的过去。“他是香港人,退休了,好像姓余,挺神秘的!”这是街上的人对余积廉最透彻的认识。

“我不想让他们知道我那所谓璀璨的过去。有人问及,我就装作听不懂。”余积廉的确听不太懂当地话,别人更听不懂他那些脱口而出的英语。

唯有家里书架上那些影像资料和剧本,方能见到这个老人当年的影子。那里存有两张《决战天门》和《少林达摩》的宣传海报,上面写着“导演:余积廉”;还有一些老照片,也有他和香港一些知名演员的合影。

电影生涯的夭折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香港电影特别是动作片红极一时的时候,余积廉就是此时在香港演艺圈日渐成名的。

余积廉1940年出生于广东,15岁到香港,17岁开始接触电影。他在香港电影圈摸爬滚打了三十多年,于1987年成立唯益影业公司,担任独立制片人。他曾在电影《欢颜》、连续剧《天蚕变》等红极一时的影视作品中担任摄影师,并导演了《决战天门》《云雨生死恋》《少林达摩》《摩登大食懒》等电影,常和胡慧中、任达华(最新动态、个人档案)、古天乐等知名艺人合作。

“1990年后,我对成功和幸福的定义有了改变。”那年,余积廉到嵩山拍《少林达摩》。那些独特的山、雄壮的美立刻将他吸引。回港后,余积廉突然开始厌恶灯红酒绿的都市:“压力很大,交片时间延误,会付出巨额赔偿。有时,为了生意,一晚上要辗转四五家夜总会。累!身体上的累是次要的,关键是心累。”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踏雪寻梅”隐居北碚

1992年,余积廉在深圳街头漫步,前面一个女子引起他的注意。“她长得并不漂亮,但我第一眼看见她,就知道她就是我要找的人。我当导演这么多年,我相信自己不会走眼。”

“你好,我叫余积廉,很高兴认识你。”他主动上前打招呼,并留下联系方式。这时,他知道,这个女子姓蒋。第二次见面,对方告诉他:“我叫蒋学梅!”余积廉呆住了。据说自己的姻缘要“踏雪寻梅”。

余积廉没告诉对方自己是导演,只说自己在电影公司打工。当时,从天府中学毕业的蒋雪梅正在深圳某酒店当放碟员。她向记者坦言:“虽然他大我28岁,但我一开始就觉得他很可靠,值得托付终生。如果当时知道他是导演,我不会和他在一起。导演见到的美女还少么,怎么会看上我?况且,我并不喜欢演艺圈的人。”

一年后,余积廉才告诉蒋雪梅他的真实身份。蒋雪梅原谅了他善意的欺骗,也目睹了他的痛苦。当香港电影业越来越低迷时,余积廉决定歇影。

1998年,余积廉随蒋雪梅第一次踏上重庆的土地。当看到被群山环抱的天府小镇,看到秀美的缙云山和滚滚的嘉陵江,他醉了。这年底,二人领取了结婚证,从此隐居。

脱胎换骨般的重生

第一次走进田间地头,余积廉觉得到处都稀奇:“老婆,茄子居然不是长在土里的;米原来是长在水里的……”

绘画、写作和下象棋,是他闲时最大的爱好:“我作画,老婆一旁看,幸福其实很简单。”用山泉泡普洱茶,是余积廉的最爱。“我以前有胃病,现在基本好了。”他将功劳全归于当地凤凰湾的泉水。“安逸惨了!”不自觉地,他冒出一句地道的重庆话。

这样悠闲地过了几年,蒋雪梅提出开家面馆。“我们不缺钱,但得有事做,这样充实些。”2002年,他们买下一个门面,开始卖小面,每月可挣1000多元。

每天早上3点过,蒋雪梅就得起床,到店里忙碌,夫妻俩一日三餐都在店里。“先生上了年纪,有晚睡习惯,我不会让他这么早起床。”蒋雪梅笑了,说以前从未想过会称自己的丈夫为“先生”。

早上打完拳,余积廉会到面馆和老婆一起张罗生意:“我其他做不来,只能打下手,洗碗、送外卖、收钱、端面……”

“别人都说香港是天堂,在我看来,这里才是修身养性的天堂。虽然物质条件差些,但有爱情,有咖啡,这就够了。这里的人淳朴,洗涤了我过去的圆滑与势利。这里的山、树、水,还有山边的小屋,让我懂得什么叫生活,也给了我绘画的灵感。”余积廉说,他有一种脱胎换骨重生的感觉!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后记
重庆《码头风云》剧本完成

隐居9年来,余积廉会每天雷打不动地买报。“主要看娱乐新闻。看到有关以前那帮朋友的新闻,我会很平静。”

三年前,余积廉开始重操旧业,写剧本,题目就叫《码头风云》。“以前有位美国导演拍了一部《码头风云》,获得了8项奥斯卡奖。我要拍一部重庆版的《码头风云》。以前拍电影纯粹是为了挣钱,现在是因为爱这座城市。”

目前,剧本已脱稿,讲述重庆民国初年,几个水码头的大哥如何在乱世中求生。几番争斗中,表现了重庆人不畏强权、坚守正义的精神。剧本里的人物,有些就是以天府小镇上的平凡百姓为原型。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余导的经历好神奇。赞一个。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楼 天婗儿:

余导的经历好神奇。赞一个。

确实好神奇,都想亲自去看一下呢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网络社会征信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