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一个犀利刻薄的婆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8-01-26 12:35 来自妈妈帮社区:婆婆妈妈 阅读(0) 评论(193)
装修华丽的洗手间,顾纤尘皱着眉头蹲在地上,脑海中回荡着的泣音却怎么也不肯饶过她,刺激着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啧。”她发出刺耳的一声嗤笑,自言自语道:“左不过当做被狗咬一口,本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装什么清高!”

  说完,她自己又自顾自的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将夹在手中的细长的烟深吸了一口,随手往垃圾桶丢。

  烟蒂挣扎了几下,掉在了垃圾桶的外围。她下意识的倾身,姿势突然顿住,而后一脚踩在了上面,高跟鞋用力拧了拧,她挪开脚时,那烟丝挤了出来,有着扭曲决然的姿势,让她想到翻了肚的鱼。

  她出了洗手间,直接进了经理沈天的办公室。

  沈天正坐在办公椅上,手中惬意的端着一杯红酒。他惯是如此,一身白衣黑裤,擦的油光蹭亮的皮鞋,头发略长,办公室内放着轻音乐,他总是端着杯红酒闭目养神。
4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回复。请 或者 立即注册
最新回复
“沐……上官沐!”苏若原本正带笑和凌皓轩说着话,看见他的样子赶紧提着包站了起来,转头看了眼顾纤尘,一言未发的提着包追了上去。

  顾纤尘在凌皓轩的对面坐下,脸色有几分苍白。

  他轻易便可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依着她的脾气,肯定也没说什么好坏。

  他看着她,眼中有着深思,兴味十足的琢磨着苏若的话,轻声笑了出来。

  顾纤尘诧异的看着他略带几分神秘的笑容,疑惑的挑了挑眉:“你笑什么?”

  “刚才苏若和我说了一个小秘密,关于你的。”他端起红酒杯优雅的啜了一口,眼神中有着小小的得意,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孩子气。

  苏若可能会告诉他的所有秘密在顾纤尘的脑子中飞快的打了个转,她却还是捉摸不定究竟是哪一个。

  “她说了什么?”她老实的问。

  “你猜。”凌皓轩愈发的孩子气起来。

  顾纤尘两手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他,听见他的话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你猜我猜不猜?”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她说……”凌皓轩神秘的倾身凑近顾纤尘的脸,咧嘴轻声在她耳畔笑道:“她说,有个人暗恋我,暗恋了好几年。”

  顾纤尘身子瞬间僵住,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将手放了下来,藏在桌下有几分局促的抠着衣服的扣子,脸上腾的烧起一朵红云,端起酒杯灌了一口却猛地被呛住,尴尬的道:“咳咳。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凌皓轩不紧不慢的端起红酒啜了一口:“原本我是不信的,看你的反应,好像还挺有真实度。她还告诉我,某人在大学里,一个男朋友都没谈过,对谁都冷冰冰的,被人取笑是冰山美人,甚至有人怀疑她是不是同性恋,原来是为了我。”

  “喂!凌皓轩!你不要自作多情好不好!”顾纤尘恼羞成怒,红云都烧到了耳根子处,却越发沉的她的双眸清亮,亮晶晶的灿烂夺目。

  凌皓轩慵懒的靠回自己座位的靠背,抿着嘴偷笑,“看你对号入座,原来,你真的暗恋我!”

  “我才没有!苏若随便编一编,也就你这么蠢会信!”顾纤尘懊恼的吼他,他却一点也不生气。

  “信,我当然信。比起你的嘴,她和你的身体诚实多了!”他双眼微眯,笑容邪恶魅惑。

  顾纤尘一恼一羞,脸上的气色倒是好了起来,可是看着凌皓轩这得意的嘴脸,恨得只想拿起刀叉在他脸上雕朵花,衬的他越发俊俏!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窗外阳光正好,顾纤尘趴在窗户边,眯着眼睛看了眼楼下,难得的好天气,楼下来来去去,也有人笑闹着,互相寒暄。

  转眼已经到了元旦,妈妈很反常的打了好几个电话催她,上一个电话时,语气更是有几分怪异,她收拾了两套衣服塞在箱子里,准备坐下午的火车回家。

  学校班导打来电话,根据她在校这些年的表现,学校决定不给处分,但是她工作必须辞,至于去法国留学的事情,自然是泡汤了。

  学校她再不敢去,夜上浓妆自然更加不敢再去,就怕哪双眼睛在背后盯着她,在她最得意忘形时,给她那致命的一击。

  她探头看了眼,凌皓轩双腿惬意的交叠,人慵懒的靠在那新置的贵妃椅上,她撅着嘴瞪了他一眼,她新买的贵妃椅,自己没躺上几次,生生被他霸占了将近一个月。

  他正在打盹,高大的身子缩在椅子里,显得有些滑稽,可他偏偏爱蜷在那椅子上,此刻脸上盖着一本书,冬日的暖阳晒在身上,享受的很。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苏若搬了出去,阳台也根本不保险,在无数次把他轰出去,半夜第无数次被某色狼拱被窝的情况下,她总算默认了他在她的小窝里来来去去,时日不长,竟然已经对他温暖的怀抱养成了依赖。

  进展有些快,可是一切又这样自然,是她从前想也不敢想的情景。

  她提了箱子,原本是想就这样走,本来她也甚少和他说话,可是看见他这样躺着,她就这么消失又觉得怪异。

  他原本前面,听见动静醒了过来,慵懒的伸着懒腰,转头便看见她脸色有豫站在他的身后,旁边还拎着一密码箱。

  他不由的蹙眉:“去哪?”

  “回家。”

  他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原本见她呆在房间里来来去去,他也没在意她在做什么,原来是收拾东西回家。

  “不许去。”几乎是想也不想,他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子挡在她的跟前,一脚将那箱子踢开。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凌皓轩表情阴狠,愈发的骇人,他看着她,却半点不理,假装没听见她说的话:“不然我们去旅行好了,反正元旦假挺多,天天呆家里也无聊。”

  “呵!”她像看小丑一样的看着他,极讽刺的笑了起来:“自欺欺人?连这都接受不了吗?那干嘛和我在一起?难道你就没想过将来一定会有见面的一天。好好考虑考虑吧,如果接受不了,我劝你现在抽身离开,放心,还来得及,我不是那种会缠着你的女人!”

  他多次踢开箱子的动作惹恼了她,可是他的态度却让她内心的怒火快速的攀升了一层。

  他就是这样一个胆小鬼吗?这么多年了,依然不敢接受事实?

  不同于她的暴怒,他看上去越发的冷静,一把将她扯过紧紧地抱在怀里:“你有签证吗?不然我带你出国好了,法国巴黎、普罗旺斯、韩国、日本,随便你选,我都陪你去。”

  “你真的很可笑!”顾纤尘听着他的话,越发的生气起来,不断地挣扎着,吼道:“放开我,我今天必须回去!”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都不喜欢吗?那你告诉我你想去哪里旅行,我陪你去。”他的语气软软的,像是有些无奈,可是却还是故意忽略她的话。

  无名怒火直冲天灵盖,她气的怒吼:“哪里都去吗?好啊,去我家,你陪我去我家吧!走啊!”

  见他的动作顿住,她冷笑着道:“怎么?不敢去了?!不敢去就放开我,滚开!”

  “我和你在一起,你觉得是件很可笑的事情吗?”他突然转了话题,没头没脑的问,眼中有着她看不懂的阴霾。

  她听见这疑问怔了怔,沉默了几秒才硬着心肠道:“难道不可笑吗?本来就是一个笑话,而且是可笑至极的笑话!”

  从他第一次出现,占有她,她就恍若在一个不真实的梦里,哪怕日日相偎依,她依然觉得不真切。

  不去想,那些不安定的因素就不在吗?心头上插着一根刺,她的性格,无非是求个明白,无法自欺欺人的过日子。

  而他此刻的态度,已然说明了一切。他没想过面对,她自始至终都不懂,他的突然靠近是为什么。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想着,她的心突然一酸,眼眶微涩,咬着下唇越发激烈的挣扎了起来,他却不知哪来的狠劲,紧紧将她拴在怀中,就是不放。

  她急的侧身转头重重的咬在他的手臂上,下嘴又快又恨,疼的他一颤。

  “啊!”他痛的肌肉紧绷,终于忍无可忍的一把将她推开,却不小心用力过大,她直接摔在了一旁的地上。

  他一愣,手指动了动,想去扶她,可是终究是僵硬的站在了原地,最终无奈的闭了闭眼,疲惫的道:“滚!马上滚!”

  她挣扎着站了起来,将因为摔跤不小心扭伤的手藏在身后,弯腰去捡了那密码箱,冷冷的看着他道:“也请你滚出我的房子,我回来不希望看见你在。”

  她提了箱子匆匆出了门,揉了揉有些无力的手臂,只记得临出门时,听见身后传来响声,想来是他不高兴砸东西。

  她故意将脊背挺的笔直,只为了不在他面前输了骄傲。

  可是,可是她为何觉得眼前模糊一片,温热难熬。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顾纤尘将手缓缓抬起擦了擦眼角,有些意外的看见手背上的眼泪,她越发的委屈,眼泪是越擦越多。早就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为什么还要故意去放任自己,都怪她自己太蠢,这么多年早知道不可能,却也总守不住自己的心。

  两个小时,飞机在B市的飞机场降落,顾纤尘的脸色苍白努力控制自己不再去想凌皓轩这个名字。他注定了是要走出她的生活,上官沐说的对,他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未来。

  他的爸爸和她的妈妈在一起,他们在一起,这算什么?

  B市是个小城市,发展缓慢,将近四年未归,也没见有什么大变化。

  她坐了出租车报了地名,一路很顺畅的回到了家中。可是到了小区楼下的时候,她突然有些胆怯。

  将近四年没回来过,走到小区门口,一种又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小区楼下匆忙走过的人偶尔回头看她一眼,大抵是觉得是新面孔,有些陌生。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当年爸爸经营公司破产之后,家里的钱全部用来还债,后来没办法从别墅中搬到了这破旧的小区里,虽然是租的,也就这么扎根了。几年下来,原本就破旧的居民楼只变的更加惨不忍睹,有好几户已经没有住人,只看见窗户玻璃碎裂开了大洞,冷风呼呼。

  她到时已经是傍晚,三两人群匆忙赶回家中,她亦觉得冷,有些不安的拖着箱子一步步的往家门口走去,循着记忆,顾纤尘在一户门前敲了敲门,心里有些紧张。

  只是等了许久,却还没有人来开门。

  顾纤尘愣了愣,加重力气又敲了敲,这次门很快被拉开。

  凌天宏站在门后大睁着眼睛看着她,才几年不见,他此刻已经是满头花白头发,有些龙钟老态。顾纤尘记得,他只比自己的爸爸大4岁,今年也不过50岁而已。

  凌天宏站在门后见是她,脸上的表情很怪异,像是不知道该做出什么表情面对她,抽搐了几下,最后挤出一抹怪异的笑容:“尘尘回来了,快进来……”

  说着,他将门拉开了几分,探出手将她的箱子提了进去。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他刚开口,声音就哽咽住了,顾纤尘站在门口看着他,他眼眶湿润,含满了泪。

  顾纤尘的心咯噔一声往下沉,她听见自己发出颤抖的声音疑惑的问:“我……我妈呢?”

  凌天宏的笑容僵在脸上,转头瞥向一边不看她,一手捂住自己的眼睛,情绪有些失控。

  她的心越发的慌乱起来,就像有人将她的心提了起来,不断地敲打,慌,慌的找不到着陆点。

  “凌叔叔,我问你话呢,我妈在厨房做饭吗?”顾纤尘揪着凌天宏的袖口问,她记得她没有告诉妈妈是今天回来,难道她早就猜到了,可是知道她回来怎么又不出来接她呢?难道没听到她的声音?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尘尘……”凌天宏皱纹横布的脸上淌着浑浊的泪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顾纤尘看见他哭,就像白日见鬼一般猛的往后跳开,脸色苍白如纸,咬唇往家里走去。

  房子打扫的很干净,虽然感觉上有几分阴暗,灯不是很亮,小小的灯泡悬着,她站在灯下有几分茫然。房子没什么变化,饭桌还是原来那张缺了一个角,接上一根断了的木棍的饭桌,还是原来的两室两厅,家具也不曾多出一件。

  她想笑,脸上拉扯出怪异的笑容在家里来来去去的找着:“妈!你在哪?你不是说我回来你给我做好吃的吗?”

  她往厨房而去,往洗手间而去,往妈妈的卧室而去,可是怎么就是没有呢!

  “妈……你干嘛躲起来啊,和我玩什么躲猫猫,快出来,你不欢迎我吗?”顾纤尘还在找,着急的在家里来来去去的找。

  “尘尘,别找了……”凌天宏看着她这疯狂的样子,忍不住出声。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凌叔叔,我妈呢,她是不是出门去了,怎么还不回来!早知道我就告诉她我今天回来了,原来想给她个惊喜的!”顾纤尘再度抓住凌天宏的手臂,声音有些慌乱的问,可是凌天宏却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

  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顾纤尘抓住凌天宏的袖子,再也忍不住,凶狠的看着凌天宏,模样憔悴,眼睛赤红:“凌天宏,我妈呢!我妈呢!你把我妈妈藏哪里去了!”

  凌天宏哭的说不出话来,右手颤抖的举了起来,指了指顾纤尘的房间。

  “在我房间?妈!妈!”顾纤尘说着,眉一挑往她自己的房间而去,她怎么就独独忘了她的房间呢。

  房门半掩着,顾纤尘快步冲了进去,高跟鞋敲着地面,笃笃的响,仿佛在唱响着她的悲鸣。

  她一把将门推开,大步走了进去,她的房间收拾的干净整洁,东西摆放在原来的位置,床上甚至因为知道她要回来,重新铺上了她曾经最喜欢的锦色被套,她的眼神在房间内游走,床……柜子……阳台……书桌!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桌上还摆着她从前读书用的课本,还有几本她攒钱买的小说,大概总是被人翻,看上去有些旧,而书桌的正中间放着一本佛经,旁边一沓厚厚的白纸,只第一张上面誊写了一半,她凑近了去看,最后一个字歪歪扭扭,那誊抄的纸上有一点红红的痕迹,像是晕开的红墨水,又像是……血液。

  她记得,那年她患了重病,妈妈带她到处看医生,并求神拜佛,对天发誓,只要她能够好,她从此吃斋念佛,再也不食荤腥,每日只睡4个时辰,日日诵读佛经。

  顾纤尘缓缓靠近那已经开始摇晃的书桌,手颤抖的抬了起来,缓缓地抚上那翻旧了的佛经,她缓缓地抬头,原本只挂着爸爸的遗像的墙壁上,此刻悬挂着另一个女人的黑白照片,照片中她十分消瘦,可是笑容却温婉动人,如同她的名字,林洛婉。

  “妈!!!”顾纤尘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遗像上的女人,失控的一把将书桌上的书全部扫落在地,撕心裂肺的大叫了出来。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凌天宏听见顾纤尘撕心裂肺的叫声,急急的跑进了房间内,只见顾纤尘已经是泪流满面,双眼瞪的大大的看着那墙壁,恨不得将那墙壁瞪出一个洞来。

  “妈……妈……”顾纤尘泪眼迷离的看着那墙壁上的遗像,看见凌天宏赶了进去,她抓住凌天宏的手臂哭着道:“凌叔叔,我错了,我错了,你们不要这样耍我,把我妈妈叫回来好不好,我以后天天住在家里,我哪也不去了。你把我妈叫回来,别玩了,我承认我错了还不行吗?”

  “尘尘,你妈妈她……她真的去世了……”凌天宏也哭了出来,看着顾纤尘小小的身子不断地颤抖着,他的心亦是十分的痛,转头看着林洛婉温柔的笑脸,泪水也如决堤一般,不断地滑落,止也止不住。

  他一直不敢告诉顾纤尘,就是怕她因为太伤心,在路上出什么事。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这怎么可能?我妈才40几岁,她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死了!你们就是怪我不回家,你们故意骗我,惩罚我!”顾纤尘胡乱的擦着眼泪,一边擦一边求道:“凌叔叔,你不要骗我了,你快把我妈叫回来,你把我妈还给我。我以后都听你们的,我再也不敢了,我不走了好不好……好不好?”

  “尘尘,你别哭,你冷静点……”凌天宏看着顾纤尘哭的几乎喘不上气的样子,担心的看着她。

  “我没哭,我没哭!”顾纤尘吼道:“你说你把我妈藏哪儿去了?还是她在生气,生气我一直不回家,故意躲起来不见我?你告诉我她在哪我去找她,我去把她接回来!凌叔叔,你告诉我啊……你快点告诉我……”

  她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服,浑身无力的哭倒在地上,却还紧紧的揪住他的衣服,凌天宏蹲下身子痛苦的看着她:“尘尘,我也希望她是在和我开玩笑,我也希望她是藏起来了,我也想……我也想知道,她究竟在哪里,为什么舍得就这样一去,就不回来了。”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你骗人,你骗人!”顾纤尘突然又一把推开他,“你出去,我不相信你说的话!我妈妈马上就回来了!你出去,我要等她回来!”

  凌天宏被她推开,可是却担心的不肯离开:“尘尘,你别做傻事,你妈妈是真的去世了,已经两天了,我不敢打电话给你,我……你再出事,我真的没脸去地下见你妈妈了,她生前最担心的就是你啊!”

  “我不听我不听,你就是在演戏,就是在撒谎!谁说我妈死了,你给我出去,我不相信你!”顾纤尘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一把将凌天宏推了出去,而后将门猛的关上。

  凌天宏着急的敲门,在门外担心的道:“尘尘,你别傻,你要坚强点啊……”

  顾纤尘靠在门后听见凌天宏的声音,眼泪掉的越发汹涌,她快步走过去将桌上的佛经颤抖着拿了过来抱在怀里,泣不成声的自言自语道:“我绝不相信,我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呢!我妈妈怎么可能会突然死掉,她一定活的好好地!”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她躲着,不敢去看墙壁上挂着的遗像,只抱着那佛经躺回了床上,蜷缩着身子,她抬手想要把眼泪擦掉,可是却怎么也擦不干净,“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没出息呢,明明是假的,哭什么哭,待会儿妈妈就回家了,待会儿就回来了……”

  ……

  顾纤尘不知道怎么会在医院中醒来,眼睛还没睁开就闻见刺鼻的消毒水味,她动了动,只觉得身子重的厉害,脑袋也昏昏沉沉的,怀里还抱着那本佛经,她小心翼翼的将佛经从怀里取了出来,看了眼,又再度抱进了怀中。

  凌天宏端着粥走进病房时正巧看见顾纤尘抱住佛经的模样,眼眶酸了酸,终究是没有再哭出来。

  她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从床上坐了起来,凌天宏递过水她喝了一口,这才觉得快要冒烟的喉咙好了一些,昏沉的脑袋注入了这温水,也仿佛清明了不少,却没胃口吃那排骨粥。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我早晨去敲门,你一直没动静,我见你没锁门进去看,才发现你发高烧,急忙把你背来了医院。你的病这两天在医院一直很反复,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又做恶梦,说胡话,可吓坏了我。”凌天宏看着顾纤尘苍白的脸叹了口气,又轻轻笑了起来,有几分欣慰:“好在现在已经退烧了,看你也清醒,应该没事,慢慢好起来了。”

  他啰啰嗦嗦的说着话的样子,哪还有当年雷厉风行的半点影子。

  大病了这一场,好像人也顿时冷静了不少,哪怕现实还是让她觉得如此残忍无法接受,哪怕那心还是在钝痛,隐隐咆哮,她想这是个梦多好,多希望这是个梦。

  她看着凌天宏,哪有50岁男人的模样,看上去已经六七十岁,苍老的甚至让人觉得“慈祥”。

  她记忆中的凌叔叔,是那个外表一身儒雅,其实却精明睿智的男人,一米八几的身高让他看上去十分挺拔,凌皓轩便是像他年轻的时候,极像。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哪怕是几年前她离开时,他亦是看上去很有魅力,可是眼前的人驼着背,身材已经佝偻,花白头发接近全白,脸上满满都是皱纹,眼中哪还有精明睿智,顶多算是祥和,可是又隐着哀伤,让人不忍心直视他的双眸。

  眼泪无声的从她的眼角滑落,顾纤尘哀伤的看着他,话出口,眼睛却因为太过痛苦而缓缓地闭上:“我妈……怎么死的?”

  她的双手越发用力的抱住那本佛经,指节泛白。

  “她去年查出患了肝病,今年被确诊是肝癌,因为家里没有钱,她一直不肯去医院,拖到今年,已经没有的治,基本上就是躺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凌天宏说着,又哭了起来,身子颤抖着哭道:“都怪我太没有用了,没有能力还清你爸爸欠的钱,没能力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我甚至一直都不知道她得了肝癌,如果不是今年看见她吐血昏迷了过去,我……”

  顾纤尘脸上的表情因为太过痛苦而扭曲,眼泪就不曾停止过,因为不断地哭泣,身子剧烈的颤抖着。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顾纤尘流着泪,看着凌天宏一个大男人哭的泣不成声,话语却还是断断续续的挤了出来:“是我太大意了,我不够关心她!你打回来的钱,她全部拿来给我换肾,给我看病,她一分也舍不得花……”

  “为什么不告诉我她病了?为什么?没有钱可以一起想办法,可是为什么一直到她死了我都不知道?!她恨我是不是,她就是这样报复我这些年不回家是不是?!你们真残忍!”顾纤尘猛的坐起来看着凌天宏咆哮道。

  “不是的!不是的尘尘!你妈妈担心影响你的学习,这些年她一直很担心你,可是她知道你恨我们,她知道你不愿意回家,你一个人在外面过的好,她也很开心,每次总是很别人说,我家尘尘很懂事,很听话,很有能力,可以自己挣学费,可以自己养活自己……”凌天宏哭着看向她:“你妈妈从来没有怪过你,她一直都以你为骄傲,她只是不想成为你的负担,不想你担心,所以才一直不允许我告诉你……”

  “连最后一面,都不肯见我,这就是对我好吗?这就是以我为骄傲吗?”顾纤尘无法理解的看着他,心中的痛怎么也无法抚平。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网络社会征信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