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一个犀利刻薄的婆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8-01-26 12:35 来自妈妈帮社区:婆婆妈妈 阅读(0) 评论(193)
装修华丽的洗手间,顾纤尘皱着眉头蹲在地上,脑海中回荡着的泣音却怎么也不肯饶过她,刺激着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啧。”她发出刺耳的一声嗤笑,自言自语道:“左不过当做被狗咬一口,本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装什么清高!”

  说完,她自己又自顾自的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将夹在手中的细长的烟深吸了一口,随手往垃圾桶丢。

  烟蒂挣扎了几下,掉在了垃圾桶的外围。她下意识的倾身,姿势突然顿住,而后一脚踩在了上面,高跟鞋用力拧了拧,她挪开脚时,那烟丝挤了出来,有着扭曲决然的姿势,让她想到翻了肚的鱼。

  她出了洗手间,直接进了经理沈天的办公室。

  沈天正坐在办公椅上,手中惬意的端着一杯红酒。他惯是如此,一身白衣黑裤,擦的油光蹭亮的皮鞋,头发略长,办公室内放着轻音乐,他总是端着杯红酒闭目养神。
4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回复。请 或者 立即注册
最新回复
“放你这里也一样。”他头也不回的离开,像是逃避。

  顾纤尘站在原地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拉扯出一抹苦涩的笑容,不是说不信,怎么还是逃了。

  说的那么坚定,那么果断,没有任何退路,其实是因为心虚吧?

  “如果真的这么相信,就不会让我辞职,如果真的了解我,就不会用钱砸我。”他一离开,她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离,尖利的指甲掐着掌心,几乎要嵌进血肉里,眼神茫然的落在那书上,她缓缓地走过去,一把举起砸在了地上,包括那急救箱,也全部扫在了地上。

  她是很缺钱,可是如果他知道她急着去挣钱是为了永远的离开,他还会这样意志坚定的说要钱他给吗?!

  ……

  东西摔了,最后捡的还是她,苏若不在,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只能自己和自己说话。

  不想出门的时候就自己煮泡面,一边吃一边看书能吃一个小时,直到面冷了她再也咽不下,只能丢掉。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原本计划请苏若和上官沐吃饭庆祝她能够出国,可是她现在心茫茫然,觉得事情一下子没有了着落,苏若打来电话,她也只好往后推。

  好几天他都没有再出现,一下子没有了动静,她不管是出门还是进门,都没有“凑巧”遇见过他,偶尔站在窗台往他的房间看,灯偶尔亮着,却没有人走动。

  顾纤尘抱着课本站在门口驻足许久,愣愣的看着凌皓轩的家门口,房门依旧很久,可是她还记得那次看见他时,虽然只有一眼,也清晰看见房子里的家具装饰都很好。

  印象最深刻的是,他逆光站着,就像一个天神。

  她沉默的在自己的房门口站了许久,才缓缓地关上门离开,满心她藏不完的失落。

  她刚踏入校园,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越往上课的教室走,越觉得周围的目光变的怪异非常,她的心缓缓地往下沉,该来的还是要来吗?

  顾纤尘面无表情的走进教室坐在最后一个老位置,书在桌子上刚摆正,女班上无声无息的来到她的跟前,顾纤尘抬头看着她,只见女班长的脸上带着几分轻蔑和幸灾乐祸,高傲的开口:“班导在办公室等你。”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顾纤尘抬头看了女班长的背影,挺的笔直。

  她的视线扫过班上的那些同学,或男或女,都在偷偷的打量着她,眼中各种神采,是她穷尽脑力也猜不透。

  可是她的心却猛的往下坠。

  办公室的老师都去上课了,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人,班导的脸色奇异的难看,顾纤尘坐在他的对面,始终是面无表情,不卑不亢,可是放在桌下的手却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她只有不断地掐着自己的大腿,才能够保持足够的冷静。

  桌面上摊开着几张照片,还有一份文件。

  照片上能想到的有什么呢?不过都是她在夜上浓妆做事时候的照片,照片上面妆容精致妖娆的女人,总是穿着性感的长裙,脸上挂着几分讨好的媚笑,和学校中的她,完全不似同一人。

  最可怕的是,照片囊括了她大一刚去时的青涩,亦囊括了她而今大四的老练,还有一张,她站在绿琴酒店301号房,仰头往里看的情景。照片拍的角度很好,凌皓轩的脸看的模糊,可是哪怕只是一个侧脸,也轻易可以认出是她!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而资料上,则概括了她从大一到大四在夜上浓妆的详细情景,详细到某一天她被哪个顾客的老婆当成***打了,都有记录。

  是谁?这么恨她?

  她全身沸腾的血液在一瞬间被冻结,仿佛有人举着尖利的针毫不留情的在她的心上不断地戳孔,疼,疼的厉害。

  三年多,将近四年,她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可原来一直有一双冰冷的眸子在暗中窥探着她的一切,就等在她最得意忘形的时候,给她致命一击。

  她一直活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且悲且乐,欢喜皆由人知。原来以为可以掩藏的过去,却发现一朝被撕开,鲜血淋漓。

  可是这个一直躲在暗中像潜伏的猎豹一般,随时等待时机伸出爪子要撕碎她的人,是谁?张继吗?

  她的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是张继的名字,可是她很快就否定了。他不是一个抓了人把柄有耐心苦等四年的人。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84楼 存折大宝宝:

追随[亲亲]

亲亲也可以去网站看的哈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班导看着她面如死灰的样子,脸上皆是恨铁不成钢的怒气:“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影响很大,学校还得开会讨论处置方法,去法国留学的事情你暂时不用准备了,有事我会通知你。”

  顾纤尘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了办公室,回到教室时,她脸色发白,连报告也忘记打直接回了座位,老师正在讲课,对于她不礼貌眼神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最终瘪瘪嘴什么都没有说。

  所有人都在听课,可是同时又有无数的眼神若有似无的从四面八方射来,射进她已经千疮百孔的心中。一下课,就有更多的人涌来他们班上,围在门口看她的模样,大一到大四,热热闹闹,总有不畏辛苦想要看热闹的人。

  而他们的手中个个拿着影印出来的照片,张张主角都是她。

  她抱着书往外面走,一群人自动给她让开一条路,耳边是一群人的窃窃私语。

  “长的也就一般,不过人家脸皮厚,都被揭发了,现在还装的这么清高……真厉害啊……”

  “没准儿外表越冷,内里越热。”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那人说着隐晦的话,一出口,众人都齐齐笑了起来。

  她僵直着身子抱着课本一步一步离开,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要像是落荒而逃,可是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男人的嗓音:“学姐,我很喜欢你,你出台多少钱一晚,我一定去支持你!”

  身后骤然而起的一片哄笑声,让她狼狈的抱着课本,埋头拼命的往校外跑。

  她可以确定,是有人在故意整她,而且如此大手笔,不然,不会才一夕之间,她的世界就变了个样。

  好不容易跑出了学校,她再也不能等,叫了计程车冲回到家里,谁知却在楼道间遇见了凌皓轩,他穿着一身得体的黑色西装,仿佛给这个时代久远的楼道也带来的光彩。

  她想要扑进他怀里寻求安慰,可是当她看见他深邃的双眸时,她压抑住了自己的冲动,她只是从他旁边擦身而过,飞快的跑回了房间。

  她能够感觉到他的眼神一刻不离的落在她的背上,可她只觉得羞愧。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门关的很重,她喘着粗气靠着门站着,听着外面凌皓轩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一步一步,最终停顿了下来,她仿佛看见他站在自己的门口沉默的看着她的门,又仿佛穿透那门看着她,可是他最终也没有来敲门,钥匙转动锁孔的声音传来,随着是一声清脆无情的“嘭”!

  顾纤尘的心头一阵失落,全身失了力气,动作缓慢挪动,瘫倒在那小小的沙发上,表情呆滞。

  她的眼眶红了起来,有什么东西怎么也压抑不住要涌出来,她捂着双眼命令道:“顾纤尘,让它回去,回去!”

  她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双眼,动作大到像是恨不得抠出自己的眼睛,可是眼泪还是挤出指缝往外流,一阵温热。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突然想起小说中看见过的情节,捧着镜子对着里面的自己不断地道:“笑,笑!”

  她不断地对着镜子中的女人重复,一遍又一遍,终于,镜子里的女人虽然含着泪,可是却还是露出了一抹笑容。

  她拿着纸巾重重的擦拭着眼角残余的眼泪,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她的动作一顿,是他!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心中有些害怕,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快速跑过去一把将门打开,脸上故作的冷漠在看见门口的人时一瞬间崩裂,她将门拉的更开了一些,“若若。”

  苏若看见她,冲了进来一把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中,顾纤尘抬头看着苏若身后的上官沐,他的脸上表情凝重,眼神中却没有鄙夷,她的心头一暖,对他似乎也没有那么多的反感和厌恶。

  苏若紧紧地圈住她,一开口就是哭腔:“呜呜……怎么会这样……到底是谁这么缺德,太过分了!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我一定不饶了他!”

  顾纤尘的眼眶一涩,却硬是将眼泪逼了回去,开口时声音带着几分暗哑,隐隐含着几分哭腔:“我也不知道是谁。怪不得人,自己做过的事,又不是别人杜撰。”

  “你怎么这么好欺负?!就算你在夜总会做事,碍着谁坏了谁的事情了?!他们了解你吗就乱骂你,他们以为个个都是富二代家里有钱啊!如果可以谁想去夜总会卖笑!你告诉我,到底是谁,今天这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必须要个公道!”苏若气愤不已,一边说一边哭。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谁骂我了?”顾纤尘咧了咧嘴,转头看向上官沐。她知道苏若的性格,要真是她知道是谁,那可就有的闹了,可是谁又是他们得罪的起的呢?

  对方既然揭发了事情,显然就有了被他们报复的准备。

  上官沐眼神复杂的看着她,轻声道:“学校的贴吧炸了锅。”

  顾纤尘一笑,拍了拍苏若的背,轻声道:“贴吧就是那样,一点小事也总有人跑出来吠,没什么好气的。别哭了,为这个事情哭不值得。”

  “你总是这样,在我面前假装什么坚强!纤尘,我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了解你,你现在的心在滴血,你笑什么?!你不要笑!笑的比哭还难看!”苏若推开她,一边哭一边嚎,手背擦着眼泪,满脸的委屈。

  “若若,我没有。”顾纤尘终于是没有再笑,站在原地,平静的道。

  “现在可怎么办,盼了三四年,好不容易有机会出国了,现在一下就泡汤了。这些年的努力都白费了。”苏若想着,越想心越难受,哭的像个泪人。

  上官沐上前一步将她抱在怀里,脸上的表情也有几分悲戚,苏若知道事情之后,就一路哭了过来,比谁都着急。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因为她没办法不难受,没办法不心疼。

  顾纤尘的努力她看在眼里,勤俭节约尚不提,为了能够有机会拿到去国外的机会,功课必须过关,她每天熬夜看书到一两点,连出去玩的时间都很少,在夜总会受了欺负也从来不提。

  因为妈妈再婚的原因,她从大一来到学校就再也没回过家,只要苏若忙碌一点,她每次就只能一个人过。

  出国是她所有的希望,她渴望逃离现在的生活获得新生,可是现在呢,一切都被毁了,连能不能毕业,都尚未可知。

  “怎么老天爷这样不公平,到底该怎么办,你告诉我是谁,我不闹,我去求求他,求求他高抬贵手放过你,这可是你的梦想,是你全部的希望啊……”顾纤尘站在原地紧紧咬着下唇没有做声,苏若又离开上官沐的怀里,紧紧的抓住顾纤尘的手,眼泪掉的越发的汹涌。

  就在此刻,顾纤尘的手机突然刺耳的响了起来,她转头看着桌上的手机,仿佛看见了一张血盆大口,正对着她张开。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三人同时安静了下来,顾纤尘的手下意识的握成了拳头,垂在裤腿边微微颤抖着。

  上官沐迈开步子要走过去接电话,苏若却突然道:“我来接!”

  说着,她拨开上官沐快步走过去,一把拿起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她眉头一皱:“喂?”

  对方听见她的声音,并没有回答,苏若听见那呼吸声,可以确定电话没有任何的问题,对方明显就是故意不说话。

  “喂!你他妈的到底是谁!你是男人是女的,你缺德不缺德,顾纤尘和你有什么仇,你得在别人背后这么捅刀子,你不得好死你会遭报应的,你……喂!喂!”苏若一听对方不说话,愈发的生气,声音还有几分粗哑,骂起人来却是丝毫不客气。

  她一向温柔,不与人有什么不愉快,可是性格也不是好欺负的主,见电话被对方挂了,她收了线还要拨回去,嘴里念叨着:“我就不信我还治不了你,什么东西……敢挂我电话,关机了……”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说着,她气闷的将手机丢在沙发上,怒道:“居然敢关机!别让我知道是谁,不然饶不了你!”

  顾纤尘原本想起伤感的事情想流泪,可是看着苏若被惹毛了破口大骂的样子,心情又好了几分,笑了起来,上去揽着苏若轻声道:“你看你多厉害,都把对方吓跑了。别气了。”

  “我能不气吗?吓跑了又什么用!现在事情弄成了这样,该怎么办!学校万一把你开除了,那可就全玩完了!”苏若想着,越想越怕。

  “你就别乌鸦嘴了!事情总有解决办法的!”上官沐看见苏若慌慌张张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头,眉头紧锁,看着顾纤尘眼中亦是担忧。

  顾纤尘笑了笑,以前她不喜欢上官沐,一大部分原因是上官沐毫不掩饰的喜欢着她,可是苏若却喜欢他。可是看着现在两人挺亲密的模样,她倒是很欣慰羡慕,其实苏若能找到上官沐,两人幸福的过日子,也是不错的。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她的脑海中浮现凌皓轩英俊的脸庞,只一瞬,她很快又将其藏进了心里。

  好不容易劝着苏若冷静了一点,苏若要拉着她一起出去吃饭,知道她心情不好,一个人在家里估计也没什么心情出去吃,而顾纤尘会出去,也不过是怕她担心,这时候又有什么食欲。

  一行三人下了楼,往外面走,顾纤尘却感觉如芒在背,有什么东西尖利的落在了她的身后,她转身仰起头,凌皓轩端着杯子站在阳台,身上已经换了家居休闲服,却依旧是一身挺拔,潇洒惑人。

  如寒星般的眸子带着冷光,遥遥的落在她的身上,见她转头,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表情未变。

  顾纤尘的脚步无端的越发沉重起来,嘴唇讪讪的动了动,终究是一声叹息,咽下了喉间的这抹苦涩。

  苏若和上官沐听见她的叹息却会错了意,都纷纷噤了声,却又找不出话来安慰她,一时之间心里五味杂陈,纷纷在心中怒骂着那个在背后下黑手的人。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顾纤尘和他们吃完饭,上官沐才领着苏若回去,她低头往回走。

  既然有人揭发了出来,那夜上浓妆是肯定做不下去了。既然下了楼,她不妨先去辞职,也省的下次再跑一趟,早点辞职,便是盼着早点息事宁人。

  她走到了楼下才又转身,仰头看了一眼,原本凌皓轩站的位置早就已经空空如也。

  白天的夜总会总是比较冷清,她一直在外面晃到了快开始正式营业才去。原本以为没客人,她刚一走进去还没来得及踏进沈天的办公室,突然被副经理拉住。

  副经理见了她一身平日朴素的学生装扮,笑了起来:“今日来怎么妆都不化?”

  “我今天来是有事找天哥。”顾纤尘淡淡的回答。

  她一向不爱和这个副经理打交道,借他的身份之便,不知道糟蹋了多少夜总会的公主,看人总是色迷迷的模样,她想来不喜欢他。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副经理也不恼,不多问她到底找沈天什么事情,脸上挂着一抹怪异的笑容:“108号房有客人等你好久了。我刚准备打你电话叫你今晚过来做事的。千千,你上次惹了事自己跑掉了,你可不知道我陪了多少笑脸帮你摆平,不然你就被天哥开掉了知不知道。”

  顾纤尘的心中对他反感至极,见他腆着脸凑近,她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淡声回答:“谢谢张哥的照顾,其实我今天来找天哥,是想辞职的。108的客,你找别人接吧。”

  “辞职?”副经理一愣,又故作为难的凑在她的耳畔道:“108的客就是上次你闹矛盾的那个,你不去见见?他今天是专程来等你的。他爸爸在做官,我们也不好得罪啊。”

  “张继?”顾纤尘的眉毛一挑,看向副经理,他点点头。

  顾纤尘的脸色猛的难看起来,转头往108走去,丢下一句:“我去看看。”

  她没想那么多,一把将门推开走了进去,才发现包厢里有三四个男生,却一个公主也没叫,四散在包厢周围。张继的手中拿着一副扑克牌,脸上的表情阴沉,灯光忽明忽暗的从他脸上走过,浑身多了几分怖人的味道。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他听见动静,缓缓抬头,看见衣着朴素的顾纤尘时,脸上突然扬起一抹笑。

  “来了。等你一天,牌都打腻了。”张继突然将扑克牌往桌上一丢,伸着懒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哼。”顾纤尘从鼻腔中哼出一声。

  张继却笑起来:“现在在学校犹如过街老鼠的感觉如何?是不是特别爽?”

  “真的是你?”顾纤尘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原本还以为不是他。

  “是不是我又如何?”张继咧了咧嘴。

  “你没这样的城府和耐心。”顾纤尘冷冷的看着他。

  “你还算了解我,我可没耐心等你三四年,不过要搞几张照片还是容易。”张继走到她的对面,突然神秘的道:“坦白告诉你吧,我也不知道你得罪了谁,总之是有人盯上了你,花钱请我搞你,我也没办法,钱送上来哪有推出去的道理。”

  顾纤尘一怔,只以为张继是在将责任推给别人,可是想想他又没这个必要。

  她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既然你将王牌都出了,还想见我做什么?就不怕我报复你?”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怕!我可怕死了!”张继哈哈大笑,探头凑在她耳畔轻声***的道:“你是不是忘记了?你上次可打了我一个耳光,我张继不是会吃亏的人,要报复的人,应该是我!”

  顾纤尘一怔,防备的要往后退,往门口走去,包厢里的其中一个靠近门的男人像是早就准备好,迅速的将门反锁上,而且守在了门边。

  “喂!”顾纤尘一惊,叫了起来。

  “啊……”猛的,她的腰腹一阵剧痛,她错愕的看向张继。

  他将穿着靴子的脚像是慢动作一般收回,顾纤尘被踹的往后退了两步最后摔在了地上,痛的她直吸冷气,另两个男人快速的跑过来架起她,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一个男人就重重的甩了她一个耳光,而后用胶布封住了她的嘴巴,双手更是被反绑在身后。

  顾纤尘摔在地上仰头看着几个男人,均是脸上挂着邪恶的笑容,饶是她再冷静,一时之间心也不由的有些慌,后背冒出层层冷汗。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看他们的样子,一早就准备好了,就等她上钩。她一时气愤,居然没想那么多,更加没想到的是,他们居然敢在夜总会的包厢这样动手。

  顾纤尘脸色一暗,猛的想到副经理脸上精明的笑,总算是知道张继他们这样大胆的原因。

  她坐在原地,尽量保持冷静,抬眸冷冷的看着他。

  张继得意的笑了笑,在她面前蹲下,脸上是一派邪恶:“其实我也挺佩服你的,现在还一副清高冷静到不行的样子。我倒要看看我把你扒了,拍几张艳照发到网上去了之后,你还能不能像现在这么清高。”

  旁边几个男人发出猥琐的笑声,刺激的她毛骨悚然,张继的靠近,更是让她全身的鸡皮疙瘩叠起。

  顾纤尘恨恨的瞪大眼睛看着他,眼中尽是不屈。

  张继强硬的拉过掐着她的脖子拉近她,舌头舔过她的脸颊,顾纤尘一脸的恶心,他却笑的欢快:“别这样,待会儿我就会让你一脸的欲仙欲死的表情,放心,我一定帮你拍下来,让你看看自己有多美。”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1...345678...10>>
网络社会征信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