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上一个犀利刻薄的婆婆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8-01-26 12:35 来自妈妈帮社区:婆婆妈妈 阅读(0) 评论(193)
装修华丽的洗手间,顾纤尘皱着眉头蹲在地上,脑海中回荡着的泣音却怎么也不肯饶过她,刺激着她的太阳穴隐隐作痛。

  “啧。”她发出刺耳的一声嗤笑,自言自语道:“左不过当做被狗咬一口,本就不是什么贞洁烈女,装什么清高!”

  说完,她自己又自顾自的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将夹在手中的细长的烟深吸了一口,随手往垃圾桶丢。

  烟蒂挣扎了几下,掉在了垃圾桶的外围。她下意识的倾身,姿势突然顿住,而后一脚踩在了上面,高跟鞋用力拧了拧,她挪开脚时,那烟丝挤了出来,有着扭曲决然的姿势,让她想到翻了肚的鱼。

  她出了洗手间,直接进了经理沈天的办公室。

  沈天正坐在办公椅上,手中惬意的端着一杯红酒。他惯是如此,一身白衣黑裤,擦的油光蹭亮的皮鞋,头发略长,办公室内放着轻音乐,他总是端着杯红酒闭目养神。
4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回复。请 或者 立即注册
最新回复
路过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顾纤尘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他,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夜总会经理的样子。若不是这夜总会的房间隔音效果实在太好,他怕是也不能这么安逸的享受。

  沈天看见她进门,一身水色长裙被她穿的愣是多了几分妩媚,他咧嘴笑了笑,也不责备她门也不敲那不礼貌的举动。

  顾纤尘在他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沈天端着酒杯在她旁边坐下,揽着她的肩亲昵的一笑:“千千,无事不登三宝殿,来我办公室,今年你可是头一遭啊!”

  她耸耸肩将他的手甩开,脸上带着几分青色:“对你来说,只是小事一桩。”

  沈天看她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将酒杯放下,义气的开口:“你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说出来,天哥帮你解决。”

  顾纤尘瞥了他一眼,皱了皱眉,口气生硬的道:“你最近帮我好好留意,有谁高价买初夜的。时间越快,价越高越好。”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累,我婆婆也很犀利
“什么?!”他惊的直接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站在她跟前仔细打量她的脸,怎么看也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也知道,这个女人不是会和他开玩笑的人。

  顾纤尘翘着腿坐在沙发上,下意识的摸出一根烟点上。

  “千千,你在夜上做了快四年了,别人拾掇了多少次让你出台你也态度坚决不答应,现在是不是脑子烧坏了。你告诉天哥,是不是缺钱?缺多少,天哥借给你。”沈天一看她这模样,就知道她是真有难。

  她在夜上浓妆夜总会做了快四年,只陪酒,从来不出台,和夜总会里其他的公主也从来没什么瓜葛,浑身总是多了几分和那些女人不同的味道,三年多接触下来,他对她莫名的多了几分欣赏。

  顾纤尘深吸口烟,在缭绕的烟雾中从沈天的眼中看出几分真诚。

  但是她只是一犹豫,便很快又否定了心中那念头。

  接受了他的恩惠,也可以说是变相的答应了做他的女人,她不想和夜总会的人扯上任何的关系,一辈子躲不开这个圈子。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天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这是我自己的私事。只是要麻烦你多帮我注意了。我还有客,先出去了。”她说完便起身,将烟头摁灭。

  只是一弯腰,低V长裙稍大,胸前春光微泄,沈天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顾纤尘抬头看着他清冷的笑了笑,刻意忽略了他略带几分复杂,欲言又止的眼神。

  只是,虽然转过了身,他落在她脊背的眼神,还是烧的她连皮肤都疼了起来。

  一直到深夜,顾纤尘只觉得脑子浑浑噩噩的,有几分迷糊,进入到包厢里,熟练的开着早就说溜了嘴的黄色玩笑,被灌了不少酒,好不容易那客人走了,她窜进洗手间狂吐了一阵,抬头看着镜子中脸颊醉红的女人,她反手就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她出了夜总会,站在路口打车打了半个小时,仿佛又回到了刚来到这夜总会时那么衰的时候,冷风凛冽,她在路口站了两个小时,却没一辆计程车停下。

  她干脆放弃打车,一身酒气,沿着马路一路走着,高跟鞋也不争气,跟喀擦一声就断了,她气的直接把鞋全部脱了,举着在地上疯狂的砸了许久,直到把另一个跟也砸断了,一起丢入了草丛中,她才心满意足的赤着脚继续走。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一直到天蒙蒙亮,她才走回到租住的小屋内。

  苏若刚睡醒,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看见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

  头发凌乱,赤着脚,身上穿着的水色长裙裙边被她捏着扯了一晚上,皱的不行。一边的脸微肿,像是被人打了。她的眼睛青肿,脸上的浓妆像是套在皮肤上,罩着的一层假面具一般。只是晕开的睫毛怪吓人。

  “你怎么才回来?鞋子呢?出什么事了?昨天不是和我说今天会提前收工,三点之前回来睡觉吗?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你这脸怎么回事?”苏若一阵紧张,赶紧走到她身边拉了拉她的裙子,左右检查了一番,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伤口。

  顾纤尘抬头看她,苏若和她是同班同学,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最好的姐妹。也许是从那次她一个人蹲在厕所大哭,苏若焦急的一直在外面敲门她才慢慢打开心扉吧。

  苏若是唯一一个知道她在夜总会坐台的人,可是她从来不问原因,只关心她的安全,并且对她一如既往的好。她的“不闻不问”,是最好的体贴。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我打不到车,走路回来的。鞋子坏了,丢掉了。没出事。也没人欺负我。”顾纤尘站在原地看了苏若一眼,最后轻声道:“我先去洗澡了。”

  看见苏若担心的眼神,她深吸口气,才撑出一抹浅笑。

  苏若站在原地看着她踩过的地方,落下一个个带血的脚印,她自己却浑然不知。

  顾纤尘洗完澡直接躺在了床上,头发湿漉漉的也未擦,听见动静,侧着身子背对着门口。

  苏若为她将头发吹干了,又为她把脚底的伤口处理了一番,站起身看她时,她的睫毛略带几分湿润的颤了颤,人却是僵着身子一动未动。

  顾纤尘一直睡到下午三点才起床。苏若已经去上班,桌上放着煮好的饭菜,脚底是钻心的疼,她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坐在餐桌前大快朵颐,手机突然就响了起来。

  “喂?”

  “千千,你说的事情我帮你留意了。”对面传来的是沈天略有几分低沉的声音,震的顾纤尘心脏一痛,一句“这么快”绕在舌尖来回打转,最终被她吞咽了回去。

  “情况怎么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有人专找雏儿,我给了你的照片,对方挺满意,出了五十万的高价。50万可不少,你知道,一般也就一两万,你这次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气,对方出手可真是阔绰,而且按照我们的规定,初夜的钱全部归公主所有。你要是愿,就抓住机会。”沈天在电话那端又略带迟疑:“要是后悔了……也没关系,天哥帮你推了,什么事都没有。”

  听见50万,顾纤尘的心颤了颤,结果比她预想的好,钱也多了几倍。没想到她还能卖个如此好的价钱,这个世界可真是讽刺。

  可是一般人怎么会突然出50万,买她的初夜呢?

  她咽了咽口水,略有几分紧张:“是老熟客吗?”

  “不是,这个客人是第一次上门。不过你见了也许会认识,是东城所有女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我接。你告诉我时间地址。”她听见自己的声音在耳边绕,却云里雾里,听不真切自己说的话。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沈天叹了口气,想劝,最终还是放弃:“今天晚上9点绿琴酒店301号房。你接了,可就没反悔的机会,对方不是好惹的人物,若是悔单,我们就都不用混了。”

  顾纤尘沉默了许久,才从鼻腔中溢出一声极轻极轻的“嗯。”

  只是她若是知道要去见的人是他,就是给她500万,恐怕她也不会去。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晚上,夜将浓时。

  顾纤尘顶着花了2个小时才化好的精致淡妆,长发披肩,一身湖蓝长裙,脚上踩的是十公分的细高跟鞋。

  指甲像贝壳,被涂抹成墨黑的颜色,和她的打扮很不协调,却和她此刻的脸色很搭。

  她看着站在门口身子魁梧身高187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往后退了两步仰头看了门牌号,301。

  没错,就是301。不是103,而这里就是绿琴酒店,不存在认错的可能。

  真好,她没有走错。

  可是她多想说脏话,不顾形象破口大骂。

  她在他面前不该是为了钱出卖自己身体的卑贱女人,他更加不该是大手笔花50万买她初夜的陌生男人。

  她的心闷闷的,像是被一把卷了齿的刀在锯着,钝痛。

  她的脸色青白,凌皓轩的眼神微冷,看得人摸不着思绪。被他的眼神扫到,顾纤尘后背升起一股冷意,手臂的鸡皮疙瘩猛然凸起,仿佛有冰冷的蛇在肌肤上攀爬一般,她觉得恶心,并且恐惧。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你来的很准时。”哪怕略带讽刺,他的声音还是富有磁性,很动听。

  他的魔并不仅在于那张看了会令人痴醉的脸,而是他整个人散发的神秘气质。高大的身躯,结实的双腿,有力的膀臂,隆起的健壮胸肌,以及低沉的嗓音。

  可是她对他更多的是恐惧。

  无法忘记的是10年前,他一人举着刀冲去林洛婉和凌天宏的婚礼现场,一刀扎进大腿,鲜血激射出来,他看着凌天宏,眼神冷冽:“我现在把血还给你,从此我们恩断义绝,再没有任何关系。”

  她缩在角落里看着他,他的眼中恨意张狂,一瘸一拐的离开了那里。

  那年她12岁,他16岁。

  那时,顾家和凌家是世交。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总是跟在他的身后,像是一块牛皮糖怎么也甩不掉。

  直到她的妈妈林洛婉和他的爸爸凌天宏走到了一起,她终于失去了她的皓轩哥哥。

  那时的阳光少年和此刻她眼前英俊冷酷的男人面庞重叠,顾纤尘猛然惊醒过来,十年不见,她竟然一眼就认出了他。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怎么会是你?”她冷冷的开头。

  他挑挑眉:“老朋友十年未见,这就是你的叙旧方式?”

  “我们不是什么老朋友,也早就没有了坐在一起喝茶聊天的情谊。我先走了。”如果早知道是他,她定然是想也不想就会拒绝。

  她刚要转身,突然手臂就像是被一把铁钳夹住,她的整个身子不受控制被那股大力拽着往房间里扑去,顾纤尘脚一崴,直接趴在了地毯上。

  只听见利落的关门声以及反锁的声音。

  她惊讶的转头,他已经处理好一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像是小丑一样趴在地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恍若罂粟绽放,眼神冷冽,毫无半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他的长腿跨过她的身子走向房间内的沙发上坐下,二郎腿翘了起来,他姿态优雅的端起茶杯捏在鼻尖来回晃了两圈,转头看着她啜了一口:“这大红袍是这酒店的老板特意送来的,清和甘滑,确实不错,你不试试?”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输人不能输阵,她可不想在他的面前轻易认输。

  她早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衣服整理了一番,在他的邻座从容坐下,端起那已经冷了略带苦涩的茶一口饮尽:“再好的茶到了我这种人嘴里,也不过同牛嚼牡丹,纯属浪费。凌总请原谅我这种小平民,不懂得欣赏。有什么事就请直说,您时间金贵,浪费在我身上多不值。”

  他倾身一手捏住她的下巴,她扭头甩开,他却用力钳住不放。

  顾纤尘知道他的性格,别人越逆着他来,他越要达成目的。她冷冷的看着他,不再挣扎,只是感觉下巴几乎要被他捏掉。

  他一手抚上她的左脸,肌肤细腻柔滑的让他舍不得挪开,他的大拇指在她的脸上来回抚摸,眼神专注的看着她的脸,顾纤尘陡然升起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突然将脸贴过来蹭了蹭她的脸颊,声音醇厚低沉的响在她的耳边,似是带着几分埋怨:“纤尘,十年不见,怎么你现在像是与我有仇一般呢?十年前,我可不记得我如何伤害过你,须得你对我恶语相向才行呢。你变了,牙尖嘴利,不再是当年那个小女生了。”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她的身体一僵,一把将他推开:“我不是当年的顾纤尘,你也不是当年的凌皓轩。我和你没仇,因为现在的我们,不过就是两个陌生人。”

  十年未见,不是陌生人是什么?

  “我认识的女人,可并不都像你这么心狠绝情。”凌皓轩并未离开多少,双眼仍锐利似鹰一般盯着她,让她浑身不自在。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她冷冷的道:“你留下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交集。”

  “啧啧。”凌皓轩突然夸张的做了个讽刺的表情:“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可是我好不容易和你重逢,舍不得就这样轻易离开你呢。”

  他说话间,手掌已经从她的长裙下探了起来,顺着她的大腿往上攀沿,在她的肌肤上游走,顾纤尘刚一动,要往后退,他已经迅速敏捷的压了上来。

  被陌生的雄性气息包围,顾纤尘一脸尴尬,带着几分隐忍的怒意,她故作镇定,冷冷的开口:“滚开。凌皓轩,你是不是疯了?!”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你可以这么认为。”他勾唇,邪魅的一笑,手从她的腰际往上,就要触及到她的胸部,她双臂夹紧,两手紧紧的搁着衣服抓住他的手腕,气息不由的急促起来。

  “把你的脏手拿开!你这是***你懂不懂?我可以报警抓你!”她的声音带着几分刺耳,在他的动作越来越过分之际,声音不由的多了几分慌乱。

  他将手机从口袋掏了出来,搁置在她的胸前,不顾她的阻止,大掌在她的背部游走,“你现在就可以打,50万我半小时前已经打进你的卡里了。”

  听见他的话,她的动作一顿,这才记起来,她才是需要对方的那个人。

  确切的说,她是需要他口袋里的钱。

  多讽刺,她交易的对象竟然是他!

  这会是巧合么?

  可是她不想继续这荒唐的事情,至少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变的这么卑贱。

  她猛烈地挣扎起来,尖利的手指在他的手臂上抓出一道道痕迹,他皱眉看了她一眼,一把将她抱了起来跨了几步丢在大SIZE的床上,她小小的身子被席梦思床垫的弹力弹起来蹦了一下,他已经覆上了她的身躯。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放开我!凌皓轩!你给我走开!我要取消这交易,我把钱还给你,我不要了!你走开!走开!”顾纤尘声嘶力竭的大喊,像是一只搁浅了濒死的鱼,拼命的在沙滩上扑腾。   他欣赏着她像小丑一般的模样,动作却丝毫不缓:“你可以和别的男人做,为什么和我就不行?”   “不行!你不行!就是你不行!只有你不行!我讨厌你,我讨厌你,你走开,别碰我!凌皓轩!!”她双腿乱蹬,就是不肯老实。   他用双腿将她的双腿压住,而后扯下领带将她的双手绑了起来,“原来你讨厌我。不过讨厌也没办法,我想要,你就得给。交易开始,就由不得你了,我给过你反悔的权利。”   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就算她后悔没有来,他也不会放过她。   “混蛋,你给我滚开!”她的身子胡乱的扭动,却不知道更加ci激了他的征服yu。   他低头吻住她的唇,强行撬开她的嘴巴硬将舌头挤了进去,最后吻的两人嘴里都是满满的血xing味,他却还是固执的不肯松口。   顾纤尘觉得嘴唇疼的厉害,带着刻骨的kongju,她拼命的摇头,他不像是要接吻,分明像是要咬si她。   他不是要和她做ai,分明是想在床上sha了她。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b早晨,太阳从窗外***进来。

  顾纤尘眯着眼睛,只觉得浑身酸痛,皱眉睁开眼睛,猛然记起来发生的一切。

  她终究是没能逃走,也不知道经历了几番,最后她受不了直接晕了过去。

  想到自己那没用德行,她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多了几分懊恼,可是当看着远处的身影时,她有白白生出了几分怒气。

  凌皓轩站在镜子前,熟练地将领带打好,而后一身清爽的走出洗手间,看她呆坐在床上,他俯身吻了吻她的嘴唇,她下意识猛的甩了一个耳光过去。

  “啪。”

  打的两人都清醒了几分。

  他被打,抬手捏了捏自己的下颚,却也不生气,咧嘴笑了笑:“早餐帮你叫好了,吃完了休息会儿再回去吧。”

  说完,他不带任何留恋,看也不看她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特殊部位的异样感觉让她觉得耻辱,一把将被子掀开,***的她,旁边一抹已经干涸的血迹黏在床单上。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她起身在房间内找了所有能用的尖利物,最后用自己包里的小剪刀将那团带着血迹的小布条挖了出来丢进了马桶,看着她的“贞洁”随水消失在马桶中,她突然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顾纤尘也没客气,早餐送来,她吃的饱饱的,才出酒店,站在存取款机前,她看着屏幕显示的50万,细细数了几遍,结结实实五个零,买去了她的第一次。

  直接去将钱全部打到了妈妈林洛婉的账户上,听见她在电话里略带惊慌的不停追问这钱的来源,她轻描淡写的道:“不偷不抢不犯法,你担心什么。”

  她回到租住的房子时,苏若已经出去上班了,只是大包小包堆在客厅,全部都是苏若的行李。

  顾纤尘站在客厅愣了愣,才知道苏若晚上要搬去公司的员工宿舍居住,她已经转为正式员工了。

  只剩下她自己。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她抓着头发站在感觉空荡荡的房间内,只觉得无所适从,巨大的失落感侵袭着她的心。

  她想着总得找点事情做,大四专业课少,可是课还是有的,她冲过去翻了翻课表,第二天正好有课,她找出课本坐在小小的二手书桌前翻看了起来。

  谁知一看就是一整天。

  苏若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她趴在书桌上睡的正熟。

  “喂?”

  她的声音还带着几分粗噶冷漠,被吵醒,谁的心情都不好。

  “纤尘,你在睡觉?”苏若在电话那端一愣,随即笑道:“你忘记啦,我们今天约了沐一起聚餐,在老树,你赶紧收拾下过来吧。”

  她废了好大力气才想起来,之前苏若是说过为了庆祝她提前被公司正式录用,约了上官沐一起聚餐。

  她很想说不要叫那个家伙,可是想到毕竟是苏若一直喜欢的人,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应了声便没再多说什么。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网络社会征信网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