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老公就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我】

2013-09-03 10:42 来自妈妈帮社区:小夫妻 阅读(0) 评论(975)

我亲爱的老公就要结婚了。十月底的一个良辰吉日。
新娘却不是我。
他邀请我去做伴娘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
虽然跟他只维持了两个月的婚姻,但是我们却认识了很久。


所以我打算开一个帖子来回忆下跟他的点点滴滴吧


======小楼直达电梯=========
58
只有注册用户才能发表回复。请 或者 立即注册
最新回复

582楼 CrystalBear:

看到这里,突然后悔没听老公的忠告:远离妈妈帮。生活有太多太多的内容经不起折腾,或者是追究,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所拥有的,不仅是一种感受,更是一份修炼和智慧

为什么远离?怎么了?没太明白,我每天都要上妈妈帮

572楼 李可肆:

#好事与坏事#
觉得那段日子,好事与坏事是交替进行的。
最近跟candy见面的时候明显觉得她的精神状态变得很好,问她为什么她也不告诉我们。估计是被爱情滋润了吧,我们开始八卦。
我还是会时不时的去唐程那边住着,他公司的总部是在上海的,但是经常性的会去外地出差。我倒是看的很开,经常被管住的爱情没有发展的余地,经常被管住的男人也会没有出息。我还是在那个小单位里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觉得日子是那么的平淡无奇,但是后来证明我错了。
知道candy快要结婚的消息之后我们都惊呆了,远在英国的若兰也打来电话问是怎么样的情况。我开始觉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是很替candy高兴。这个在大学四年都没有谈恋爱的女生,这个曾经还担心自己嫁不出去的女生,居然是我们寝室第一个结婚的。在询问结婚对象是谁的时候,candy一脸幸福的说不告诉我们。老二说不告诉我们,我们就不给份子钱。candy说不给试试看。若兰在电话那头抱怨没有假期,非常想回来参加婚礼。
我和老二抽时间陪candy去看婚纱还有伴娘的衣服。看见那些白花花的婚纱,自己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说不上的感觉,有着很浓郁的归属感。我们三个姐妹都试了一套自己最喜欢的婚纱,然后合拍了一张照片,还传给若兰去刺激她。看见穿在婚纱里的candy,真的是美呆了。当时有一种想要激动而落泪的感觉。六年的姐妹,就要结婚了。我们都在一点点的改变着。
candy的婚礼很热闹,以前的她还在羡慕若兰的男人缘,羡慕我有唐程,羡慕老二的爱情观,但是现在她变成了我们最羡慕的人。看见candy的父母在婚礼上激动的泪水,看见candy和自己的公婆有说有笑,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candy要过着她的小日子,虽然有房贷去需要一点点的偿还,虽然要省钱去为今后的宝宝着想,虽然现在她们夫妻还在挤着早高峰的地铁,但是我觉得这种默默奋斗的感觉让人很是欣慰。
然而,更让我觉得羡慕的不是这个,而是candy的老公,就是白目君。candy说,自从上次在上班的车上看见了白目君了之后,他们的交集开始变多。刚刚进入社会的candy变得有点力不从心,白目君都会很热心的帮忙,渐渐的candy觉得自己对白目君有了依靠。candy把自己的大学生活带到了婚姻中去,白目君会告诉他很多他大学暗恋candy的事情。
“他说他大学的时候老是偷偷的看着我,”婚礼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三个女生在酒店的顶楼聊天,candy一脸幸福的给我们讲着,“他知道我喜欢吃食堂哪个窗口的什么菜,他记得我所有外套上面的图案,他知道我体育不是很好。”candy淡淡的说,“后来我就知道他就是我想找的那个人,我相信你们也会早日找到好的人的。”
candy的婚礼进行的很晚,喝了酒的唐程就由我把他送回了家,他说过他第二天还要起早床出差去。我把醉醺醺的他放在床上,然后帮他抹了下身子。我躺在床上看着唐程熟睡的面庞,微黄的床头灯打在他的脸上,想着今天晚上candy的婚礼以及她激动的泪水,我有一种想嫁给唐程的冲动。不管他的爸妈了,不管公婆怎么看我,我要嫁的就是这个人,就是唐程。我发现自己现在的安全感很弱很弱,所以我突然想马上就结婚,马上就过上不再提心吊胆的日子。
醒来的时候头是痛的,可能是宿醉的关系,头发变得凌乱不堪,嘴巴里弥漫着隔夜的酒的味道。睁开眼睛的时候唐程已经走了,桌子上放着他买的豆浆和包子。我打了个哈欠,觉得嗓子很干,一种失声的感觉。我挣扎的从床上起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水。路过梳妆台的时候发现唐程的充电器没带。这家伙,出差居然不带充电器。我简单的洗了个澡,便拿着充电器往他的单位赶去。我想在他走之前能把充电器给他送过去。
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可能赶不上了,但是我还是想去给他送去,万一他还没走怎么办。我知道没有充电器是很不方便的。他们的单位离住的地方不算很远,进大厅的时候前台问我找谁,我说唐程。在知道了唐程的座位号之后我便进去开始寻找。里面看起来很像迷宫,横横竖竖的格子把偌大的空间分割成许许多多的小区域,每个区域坐着一个人在砰砰砰的敲键盘。我不想打扰他们工作,所以就自己找着座位号。好不容易找到了之后,却发现座位上没有人。
“你好,不好意思,请问下唐程已经走了么?”我轻声的问了一下唐程旁边座位的人。那个男人穿着标志的西装,头发看起来有好几天都没有打理。
“嗯,走了。”那个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怎么了?”
“哦,他充电器没带。”我拿起手中的充电器示意,男人说话时嘴里飘出的淡淡烟味让我有些作呕。
“没事..同行的人好像有。”
说了声谢谢,我便转身离去。在我没走几步的时候,听见那个男人对他后面的男人说:“唐程这小子真是羡慕,每次出差好的地方都是他去。”
“那可不,”另一个男生说:“还是和女友一起呢。谁让他的关系比我们硬。”
女朋友。
和女朋友一起去。
我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但是我一时没想清楚是怎么样的状况。
原地迟疑了一分钟之后,我一边快步的走出公司,一边拿出手机拨打着唐程的电话。走在门口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喂,老婆。”话筒那边是唐程的声音,“怎么了,我在机场等飞机呢,你起来了。我走的时候...”
“我要结婚。”我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电话那头的他说,语气中带着吃惊的笑声,“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愿不愿意娶我?”
“当然愿意。”
“那我们结婚吧。”
“不是,你怎么突然说这个,都还没商量呢...”
“我怀孕了。”我郑重其事的说。
“什..什么?”
“我怀孕了。”我略带哭腔,“我要和你结婚。”
电话那边停顿了三秒钟:“好好,我们结婚,我娶你。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我看见马路高架上来来往往的车流,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这个貌似有点冲动啊。。。。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留个记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16楼 棒 棒 糖:

太慢了吧?可否更新快点?

是呶。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572楼 李可肆:

#好事与坏事#
觉得那段日子,好事与坏事是交替进行的。
最近跟candy见面的时候明显觉得她的精神状态变得很好,问她为什么她也不告诉我们。估计是被爱情滋润了吧,我们开始八卦。
我还是会时不时的去唐程那边住着,他公司的总部是在上海的,但是经常性的会去外地出差。我倒是看的很开,经常被管住的爱情没有发展的余地,经常被管住的男人也会没有出息。我还是在那个小单位里做着自己分内的事情,觉得日子是那么的平淡无奇,但是后来证明我错了。
知道candy快要结婚的消息之后我们都惊呆了,远在英国的若兰也打来电话问是怎么样的情况。我开始觉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是很替candy高兴。这个在大学四年都没有谈恋爱的女生,这个曾经还担心自己嫁不出去的女生,居然是我们寝室第一个结婚的。在询问结婚对象是谁的时候,candy一脸幸福的说不告诉我们。老二说不告诉我们,我们就不给份子钱。candy说不给试试看。若兰在电话那头抱怨没有假期,非常想回来参加婚礼。
我和老二抽时间陪candy去看婚纱还有伴娘的衣服。看见那些白花花的婚纱,自己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感,说不上的感觉,有着很浓郁的归属感。我们三个姐妹都试了一套自己最喜欢的婚纱,然后合拍了一张照片,还传给若兰去刺激她。看见穿在婚纱里的candy,真的是美呆了。当时有一种想要激动而落泪的感觉。六年的姐妹,就要结婚了。我们都在一点点的改变着。
candy的婚礼很热闹,以前的她还在羡慕若兰的男人缘,羡慕我有唐程,羡慕老二的爱情观,但是现在她变成了我们最羡慕的人。看见candy的父母在婚礼上激动的泪水,看见candy和自己的公婆有说有笑,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candy要过着她的小日子,虽然有房贷去需要一点点的偿还,虽然要省钱去为今后的宝宝着想,虽然现在她们夫妻还在挤着早高峰的地铁,但是我觉得这种默默奋斗的感觉让人很是欣慰。
然而,更让我觉得羡慕的不是这个,而是candy的老公,就是白目君。candy说,自从上次在上班的车上看见了白目君了之后,他们的交集开始变多。刚刚进入社会的candy变得有点力不从心,白目君都会很热心的帮忙,渐渐的candy觉得自己对白目君有了依靠。candy把自己的大学生活带到了婚姻中去,白目君会告诉他很多他大学暗恋candy的事情。
“他说他大学的时候老是偷偷的看着我,”婚礼接近尾声的时候,我们三个女生在酒店的顶楼聊天,candy一脸幸福的给我们讲着,“他知道我喜欢吃食堂哪个窗口的什么菜,他记得我所有外套上面的图案,他知道我体育不是很好。”candy淡淡的说,“后来我就知道他就是我想找的那个人,我相信你们也会早日找到好的人的。”
candy的婚礼进行的很晚,喝了酒的唐程就由我把他送回了家,他说过他第二天还要起早床出差去。我把醉醺醺的他放在床上,然后帮他抹了下身子。我躺在床上看着唐程熟睡的面庞,微黄的床头灯打在他的脸上,想着今天晚上candy的婚礼以及她激动的泪水,我有一种想嫁给唐程的冲动。不管他的爸妈了,不管公婆怎么看我,我要嫁的就是这个人,就是唐程。我发现自己现在的安全感很弱很弱,所以我突然想马上就结婚,马上就过上不再提心吊胆的日子。
醒来的时候头是痛的,可能是宿醉的关系,头发变得凌乱不堪,嘴巴里弥漫着隔夜的酒的味道。睁开眼睛的时候唐程已经走了,桌子上放着他买的豆浆和包子。我打了个哈欠,觉得嗓子很干,一种失声的感觉。我挣扎的从床上起来,咕咚咕咚的喝了一大杯水。路过梳妆台的时候发现唐程的充电器没带。这家伙,出差居然不带充电器。我简单的洗了个澡,便拿着充电器往他的单位赶去。我想在他走之前能把充电器给他送过去。
在路上的时候我已经知道可能赶不上了,但是我还是想去给他送去,万一他还没走怎么办。我知道没有充电器是很不方便的。他们的单位离住的地方不算很远,进大厅的时候前台问我找谁,我说唐程。在知道了唐程的座位号之后我便进去开始寻找。里面看起来很像迷宫,横横竖竖的格子把偌大的空间分割成许许多多的小区域,每个区域坐着一个人在砰砰砰的敲键盘。我不想打扰他们工作,所以就自己找着座位号。好不容易找到了之后,却发现座位上没有人。
“你好,不好意思,请问下唐程已经走了么?”我轻声的问了一下唐程旁边座位的人。那个男人穿着标志的西装,头发看起来有好几天都没有打理。
“嗯,走了。”那个男人抬头看了我一眼,“怎么了?”
“哦,他充电器没带。”我拿起手中的充电器示意,男人说话时嘴里飘出的淡淡烟味让我有些作呕。
“没事..同行的人好像有。”
说了声谢谢,我便转身离去。在我没走几步的时候,听见那个男人对他后面的男人说:“唐程这小子真是羡慕,每次出差好的地方都是他去。”
“那可不,”另一个男生说:“还是和女友一起呢。谁让他的关系比我们硬。”
女朋友。
和女朋友一起去。
我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但是我一时没想清楚是怎么样的状况。
原地迟疑了一分钟之后,我一边快步的走出公司,一边拿出手机拨打着唐程的电话。走在门口的时候,电话接通了。
“喂,老婆。”话筒那边是唐程的声音,“怎么了,我在机场等飞机呢,你起来了。我走的时候...”
“我要结婚。”我打断了他的话。
“什么?”电话那头的他说,语气中带着吃惊的笑声,“怎么突然说这个。”
“你愿不愿意娶我?”
“当然愿意。”
“那我们结婚吧。”
“不是,你怎么突然说这个,都还没商量呢...”
“我怀孕了。”我郑重其事的说。
“什..什么?”
“我怀孕了。”我略带哭腔,“我要和你结婚。”
电话那边停顿了三秒钟:“好好,我们结婚,我娶你。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我看见马路高架上来来往往的车流,擦掉了眼角的泪水。

记住下次从这里看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记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和我差不多 我老公马上就和别人结婚了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等待啊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419楼 冬日长青的微笑:

互相给个记号

记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30楼 chounan:

记个

好吧!耐心等待!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继续留个记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30楼 chounan:

记个

记号记号,还不够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吊胃口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继续等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29楼 白色婴栗花:

记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37楼 冬日长青的微笑:

等着呢,亲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38楼 我爱谢书涵:

等着呢,亲

相互留记号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739楼 红苹果susan:

相互留记号

怎么还没啊
回复 鲜花
举报
保存到:
小楼日历:2017年4月
网络社会征信网

回到顶部